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王毅
  □11月初,河南省商丘學院一大一男生因向一女生“當眾表白”被學校發佈告開除學籍一事,在網上引發熱議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專訪這位被開除的大學男生小郭。
  □為了能體驗大學生活,他在打工一年後,又復讀並最終考上大學。得知自己被開除,小郭說,他感到氣憤和無奈,現在則很迷惘。
  □而校方認為,拒絕接受批評教育,謾罵老師,才開除他的原因。
  核心
  提示
  小郭說
  第二天上午10點,輔導員打電話讓我過去,並讓我做好心理準備。我推開門一瞬間就看見我爸我媽。為什麼通知家長過來?為什麼不提前通知我?老師之前答應過我不找家長。我當時很氣憤,就把手機摔了。
  我是把手機摔在地上,沒有砸老師,當時離老師有兩三米。我當時心情不好,確實罵了學生處一個科長兩句。
  表白被打斷
  與老師發生口角
  成都商報:當眾表白前,你和被表白女生是什麼關係?
  小郭:表白前一天我問過她是否願意和我交往,當時她的回答比較模糊,沒有明確答覆,我才在第二天採取了這種方式。
  成都商報:為什麼想到要當眾表白?
  小郭:在我表白的兩天前,學校也有男同學向女生當眾表白,只不過他們是在周末的晚上9點多,我是在星期一的中午。本來我覺得當眾表白還是比較浪漫的事,我也只是想看看那個女孩對我有沒有意思。她接受我就接受了,不接受就到此為止了。
  成都商報:表白當時發生了什麼?
  小郭:10月27日上午10點,我下課後去買了一束玫瑰花。11點45分,我先去宿舍樓下等她,但還沒有人,我就12點又過去。12點03分陸續有學生下課,路過圍觀。
  成都商報:同學們是何反應?
  小郭:當時很多同學圍著,有的人支持,有的人好奇吧,同學們自發地不斷喊“在一起”。我看到有這麼多人圍觀,還是很興奮和激動的。
  成都商報:那個女生是怎麼知道你在等她,她出現後的氣氛是你之前想象的那種“浪漫”嗎?
  小郭:我給她打電話,她也過來了。我問她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。她告訴我,“我當眾拒絕你,你有沒有面子”。我說,你不用考慮我,拒絕是你的權利。但她沒有說話就準備走,我追上去說能不能給我個機會。這時學生處的老師就過來,把她也拉走了。
  成都商報:老師過來後發生了什麼?
  小郭:老師來了以後問我叫什麼名字、是哪個學院的。我當時沒有回答,反問老師“大學生不允許談戀愛嗎”。老師說“允許”。我就又問他: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”
  老師對我說“你要是表白失敗了丟不丟人”。我當時沒回答,心裡想失敗了也是我自己的事,我要的只是一個結果,就沒理老師。
  成都商報:為什麼對老師是這個態度?
  小郭:我覺得不管表白成功與否,都是我自己的事。我當時心裡有點生氣,這裡不是教學樓,是宿舍樓,我是來表白的,還沒有等到一個結果,就被老師拽開了。
  成都商報:在現場和老師有衝突嗎?
  小郭:在現場我們沒有衝突。
  成都商報:表白的過程持續了多久?
  小郭:只有7分鐘,管學生工作的老師就過來了。
  老師通知家長引他氣憤
  承認摔了手機罵了老師
  成都商報:那你之後為什麼還報了警?
  小郭:12點10分左右,我把買的玫瑰花扔了,就直接回宿舍。學校有一個工作人員和一個保安跟著我到宿舍。這個保安問我在做什麼,我說我在表白,他說“你表白就滾蛋回家表白吧,不用再來了”。保安走了以後,我報了警,怕保安打我。
  警察來了以後,沒有進學校,打電話讓我出去見的面。警察說不要緊,學校保安不敢打你。我說如果保安打我,我再找你們。警察說,如果出現這種情況,及時聯繫我們。
  成都商報:你為什麼覺得保安會打你?
  小郭:我只是聽說有個學生違反校規偷偷出校,被保安抓住後打了一頓。但我也不知道這事是不是真的,只是剛到學校不熟悉情況,還是有點害怕。
  成都商報:老師找你談話了?
  小郭:那天下午1點半,輔導員和學生處老師找我談話。老師們說我違反校規了,但我感覺,表白沒有違反校規。我告訴他們大學生談戀愛是受法律保護的。老師又說我擾亂學校秩序了,這點我承認,當時確實有不少學生圍觀,但這些圍觀的學生也不是我組織的。
  成都商報:也就是說,你並沒有接受老師對你的批評。
  小郭:下午老師說要通知家長,我拒絕了。我感覺現在都是大學了,父母又不在本地。我又沒有違反學校規定,為什麼要我家長來。然後,老師也沒有說通知家長的事,只是問我下次還會不會發生類似的事。我說不會發生,老師就讓我走了,我還以為這件事到此為止。
  成都商報:後來衝突為何升級?
  小郭:第二天上午10點,輔導員打電話讓我過去,並讓我做好心理準備。我推開門一瞬間就看見我爸我媽。為什麼通知家長過來?為什麼不提前通知我?老師之前答應過我不找家長。我當時很氣憤,就把手機摔了。
  成都商報:你把手機砸向了老師,還罵了老師?
  小郭:我是把手機摔在地上,沒有砸老師,當時離老師有兩三米。我當時心情不好,確實罵了學生處一個科長兩句。
  成都商報:為什麼通知父母就讓你情緒失控?
  小郭:我是大學生是成年人了。學校把家長叫來,家長肯定要對老師說好話,要向老師求情。我感覺我又沒有違反校規,學校可以和我商量,沒有必要叫我家長。我家是許昌市農村的,能考上大學父母很高興,我不想讓他們操心。
  成都商報:那為何最後被開除了?
  小郭:那天(10月28日)學校讓我父母打一個條子,就把我帶回了老家。這段時間學校一直和我家長聯繫,但不讓我上學。一直到前幾天,我聽在鄭州上學的同學說,在網上看到了我們學校開除我的佈告,我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學籍。
  成都商報:知道自己被開除了,第一反應是什麼?
  小郭:氣憤和無奈。
  打工一年重考大學
  讀了兩個月就被開除了
  成都商報:你剛剛大一,邁進大學校門才兩個月,就認為完全可以獨立了?
  小郭:我2012年考大學沒有考上,打了一年工,2013年又回到學校,學了一年才考上商丘學院。
  成都商報:打工的一年發生了什麼,讓你決定要考上大學?
  小郭:我打工時當過房產銷售,進過南方的工廠。我當時聽上大學的同學說大學生活很美好,就決定再考一次大學。
  我今年高考考了417分,在三本線左右,聽說這個學校的專業還不錯,就報了這個學校。
  成都商報:剛進大學時有什麼打算嗎?
  小郭:在大學好好上課、學習,體驗大學生活,把知識學好,勤工儉學多積累一些社會經驗,儘量去幫助其他同學。
  成都商報:現在感到可惜嗎?
  小郭:可惜啊,也比較無奈。我還是想上學的,校方硬不讓上。我想了一下,不管走什麼途徑,都會給家裡增加經濟負擔,考慮到這點我就放棄了向學校爭取繼續上學的機會。我也不想再麻煩家長了,就說不必和學校商量了。現在引起這麼大的輿論,我擔心如果再去上學,學校會不會有意讓我掛科,讓我拿不到畢業證。
  成都商報:你現在如何認識這件事,對未來有什麼打算?
  小郭:這幾天一直在家,現在很迷惘。突然之間不上學了,剛上大學還沒體驗到大學生活,就被開除了,一時還沒想好未來怎麼辦。
  校方說法
  開除他,並非因為他表白
  商丘學院常務副院長盧亞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,“表白是很正常的事,但他選擇的場合不合適。不能影響正常教學秩序”。發生“表白”事件後,宿管科科長前去勸阻教育,雙方並無肢体接觸,而郭某卻撥打110,稱學校無權干涉他表白的自由,其後輔導員和其他老師對他教育時,他始終不認錯。
  商丘學院學生處馬處長說,“不是因為他表白了,就開除他”,而是因為他拒絕接受批評教育,謾罵老師,才開除他的。根據教育部《普通高校學生管理規定》第54條第6款規定:違反學校規定,嚴重影響學校教育教學秩序、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場所管理秩序,給其他個人、組織合法權益造成嚴重後果的,可以給予開除處分。另根據《商丘學院學生違紀處分實施辦法》第22條第6款和第24條規定,糾纏或者騷擾他人,影響他人正常學習生活的,以及侮辱、誹謗、威脅教職工者,視情節嚴重程度可給予開除處分。  (原標題:7分鐘錶白斷送大學路“很氣憤很無奈很迷惘”)
創作者介紹

au07auku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